蒙战佈言

生是兵家人,死是兵家粉。/秦时明月/此号密码忘了出现全靠QQ一口气,lof一点爱

风林火山傻吊向小段子。
风火山+少主女装有。注意
补档。
tag懒得打全了大家看一看乐一乐就ok

前两天还想着复活填坑结果忘了这是哪个号。今天就误打误撞登上了。……可能填坑是天意吧。

【双布】不再回头

盛世回首-
『他站在前尘门口,不肯进也不肯走』
英布曾无数次反复,试图回顾那段耀眼却只令人不肯再去直视的过往。他不像外表所表现出的那么无畏——无所畏惧,无所谓过去将来。
他回去找过雷豹的兄弟们,即便只是踏实心底对于现状无力的颓然,只是看着曾经军中精锐的兄弟醉倒街头,再无生死之别。
他踏过山高水远,
『忽呛出泪,沏开满目的尘垢』

不再回头-『他穿过街口,有冬雪白头』

『衰于艳阳最好的火候』

季布望着英布的背影,亦有风抚起他长发遮住视线,再望不清什么,于是终知晓他终于不再回头。

——————
521心血来潮的贺文,是口温婉的竹笋,嘎嘣脆。
出坑秦时,记忆只停留在英布摇头拒绝了龙且的邀请处,我就当他再无处可去。
坑一定会填,估计也会继续开,拒绝被剧透以后剧情走向,我的他不会再回头。
季布是顺手带着他玩的,因为季布这个角色对于英布来说很难不带他。除了欠的债cp向的基本不分,就只打人物tag。
所以麻烦多看看英布,不要在评论夸季布我因为会嫉恨我家英布人气比他低。ok?
521快乐,我将继续的爱着你,英布将军。

【存】【季英】归王

“诛宵小,或率宾归王。”
“你听见了,王殉国了。”
“……那又如何?”
“我不可能让你带着雷豹军团们的兄弟白白送死!”

“归王,归亡。”

圆自己那个英布死亡轴。

灵感来自tag上条的那个剪辑视频。
最近好久没产粮了,内心有愧。
以及说一件事情,英布个人粉,求评论别太吹季布,多带我英布玩成不。
说老实话,完全就是为了英布写的这些文字,但是英布的故事不带季布会没那么完整。
实在不行我试着不带季布玩。
兵家粉是兵家粉,可我更乐意吹英布,不好意思。
以及这个是给季布的轴,为了弥补我写噩梦时的心痛。

今天贼开心。好一周没上线错过了自己的上任审神者三十天的那天签到。
但是今天刷活动。刷第一回就捞到了虎弟,第三回把虎哥抱回家了!!
他真好看啊呜呜呜。……
虎哥。呜呜呜……

【存】

如果断桥边英布没能拉住马,那季布现在会是什么样,他的心理会发生什么变化吗

求你了。哪位太太写一下。我好想看啊呜呜呜呜呜呜

【存】


他希望梦里不再是楚国光景,毕竟那对他而言,已算是无法摆脱的噩梦。
一个脑洞。英布个人向。

刚刚好进场开放,结束的时候哭的浑身发麻瘫在座位里跟只死猪一样【。】
难受的我愣生生把从入场要晚急出的尿憋到结束后走出一大段距离才想起来……

感觉全场只有自己哭的像智障orz
狼叔和教授的话永远直戳泪点。

入坑十天正好赶上十七年终场。爽。

只有我觉得石尧山特别可爱吗呜呜呜……
还有冥火僧。
……
石尧山从活在声优贺岁里的时候我就贼稀罕他了

【季英季】楚营掌控八卦的人是【上】

内含羽龙注意
·是粉不是黑,信我。
·钟离楚营新兵蛋子设定。

  在楚营里呆久的爷们男娃都晓得,楚营知道八卦最多的人不是那个看上去就贼拉腹黑,轻功贼俏来去无踪,为人风骚面上带笑的带领影虎军团的季布,也不是小小一团一身七海蛟龙甲,每天跑这儿爬那儿欺龙气师傅的楚国最强项氏一族的少主项少羽。
  而是那个看上去最凶最啥都不知道的,玩骰子百八十回都是他输的带领雷豹军团的英布,和他手底下那窝能打还唠,嘴碎道子多的兵。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俗语有时候还是有他存在的道理的。
  哦,你问小龙呢?小龙还是个孩子嘛,八卦这种东西就不要让他知道啦。  

  其实这个隐藏规矩应该是新兵蛋子压错输出去四五顿酒才能掌握的机密,但是不知道为啥,最近这个消息,被传播开去了。
  于是英布似乎就那么不起眼的被围观了。
 
 英布觉得最近的日子不是那么如以往好过。他本来就是一个用军功垒上的将军,不善口舌也对于他事了解甚少,为了不出洋相而板着的脸时间一长就变成了人凶善战不近人情,虽然他不知道这个评价是咋传出去的,但找他唠嗑的人少了不少就默认了。然而世间事物必有利弊两面,自从找他的人少了,他日常也就剩下战场刷个人头,宴席表演个打架,打打季布和——偷听个八卦了。
 毕竟季布也身为将军,相比较只用正面厮杀的雷豹来说,需要影虎的地方更多。而英布觉得身为一个将军,知道的消【ba】息【gua】更多些才能保持住自己展示在他人眼中不近人情【傻了吧唧】的状态。所以他也就养成了军营里走走逛逛,和雷豹军团的弟兄们一块儿吃饭的习惯。不引人注意,或者说没人敢问他为啥在这儿呆着的知道了军团里王丙稀罕上次招的姑娘,赵乙和李三在河里打架溅了隔壁腾龙一身脏水的日常。
 虽然他不知道为啥自个儿手下的兵蛋子们咋都口才这好,道子这多,但是也让他面对其他军团副将大胆透露“我家将军和少主搞一起了,英布将军你说咋整哎”的时候,能够保持淡然的心态。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被不那么明显但是就是被围观了的时候,就觉得日子不是那么好过了。
 
 而此时,新来的钟离摸了摸自己腰间空空的钱袋,又听着耳边此起彼伏的起哄声,坚定的拍了拍身旁的人,顶着那人疑惑的目光认真的告诉他真相。
 “你压错了,是英布将军。”
 底气十足口齿清晰的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叫人倒吸口气,他也当不闻不问,把自己空荡的钱袋拎了出来。
 “我钱袋就是输空的。”
 那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对面嬉皮笑脸但确实没有之前得意的老兵,感激的拍了拍钟离昧的肩膀。他摇摇头适宜不用谢,在众人的目送下挤出人群,心中挂记着下个可能输在这个问题上的兄弟。

——未完待续

蒙战在此携西楚诸位祝大家上元节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