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战佈言

生是兵家人,死是兵家粉。/秦时明月/此号密码忘了出现全靠QQ一口气,lof一点爱

恬斯片段。【现代黑手党paro】

#片段#
#ooc慎点
#梗:黑手党接吻时将唇瓣含住时说明“我将要杀你”
#似乎有点儿烂尾……算了不管了
#刀,隐政斯
李斯微叹了口气,抬手拍了拍眼前这个高大青年的肩,他似乎才发觉这孩子的成长,记忆里仍是才到腰间的少年急冲冲跑来,被石子绊的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仰起头来冲自己咧开一个有些傻气的笑容。
而他早就已经是这大秦的一个支柱——一个重要的可以当做筹码衡量的人。

蒙恬一愣,李斯的动作轻而稳,像是年少时与王上一同受李斯教导,自己急躁时温和的制止安抚。
他的手还是一样的凉。
蒙恬依然记得那时自己将他的手从肩头扯下用手捂着放到嘴前呵气试图温暖的傻样,还暗自感叹过他骨节分明手怎样好看。
这人的手哪是自己能暖起来的呢?他把灼热一律赠了大秦,连血都是凉的,能暖起来的那人,也不是自己。
他低下头去看李斯,一双浅褐色像是盛了阳光的眼黑白分明,清澈的像个孩子,而里面满满盈盈都是他。
李斯缓缓凑了过去,微点起脚,扶着蒙恬的肩膀吻了上去,他能清晰感受到手下身体的一瞬僵直,脸上笑意更真切了些,微张开嘴将他的唇瓣含去。
蒙恬的唇瓣偏厚,人们常说这种人重情。李斯用舌尖一点点舔去润泽,牙尖轻咬着他唇瓣似是挑逗。
是么?不是啊,那是施舍。
情深错付。可惜了。
蒙恬显然没想到李斯会这么做,身体僵直的像根柱子,脸上攀去红色——他妄想过这般,却从未奢求过,如今惊喜的身体竟有些发颤。
可当他的唇瓣被李斯含住,突然那一腔热血似乎被冰水浇灭,霎时间冷静下去。
李斯站稳去退后两步,牵扯出银丝暧昧着又飞快截断。
他们的距离太远。
两人什么都没再说,蒙恬俯下身去又是一礼,神情坚毅着似乎甚么都未曾发生,转身走去,而李斯仍带着那副淡笑的表情目送离去。
蒙恬未过三步忽而停下,低唤出声。

“老师。”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