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战佈言

生是兵家人,死是兵家粉。/秦时明月/此号密码忘了出现全靠QQ一口气,lof一点爱

【季英季】暖手

#季英季#
#啰里啰嗦一个段子#

临近年末,又是大雪。
雪花儿飘飘扬扬从天空下落,不似刚入冬时说是雪却近乎冰渣的生硬,此刻是洋洋洒洒,柔软而细密的一点点将世界侵染成一片素白,厚厚一层遮掩住冬天里枯萎不渡的植物地面,想来又将是丰年。
军帐内烛火微微摇曳,随着凛冽寒风敲打帐帘的声音叫英布心生些许烦闷意味。今日大雪,军中便正好借此机会暂停一天,大抵也有养精蓄锐的意味。
这可给英布闲着了。
早些时候便由着生物钟唤醒,却是大雪,接了令休整,便是又混混沌沌睡了一觉,顶风背雪跃跃欲试闲晃了一晌午,现在闲了下来,倒不知道干些什么了。
由于一时半会儿睡不着,便拾起案上抹布擦着斧子,风雪仍呼啸,呜呜噎噎就又过去了些许时间。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抬手翻转仔细瞧了瞧斧面,心满意足的看着光亮斧面微有扭曲的反映着烛火盈盈,帐中温暖平和的气氛终于烘的英布渐生睡意,将双斧平稳放于案上一边,扒出一片空地眯着眼打了个哈欠,便往案上一趴,打算睡上一觉。
他睡的迷迷瞪瞪的时候,忽然窸窸窣窣的风声猛然变得嘈杂,伴着寒流的贸然扑来和几声人语喧哗。又瞬平息下去。
英布侧了侧脸勉强扒开条缝去看,隐约一袭青色人影背笼暖光, 不用抬头也知道是季布那个家伙。 只好皱起眉撑着脑袋瞥了过去,带着困意不耐的打了个哈欠。
季布也不是第一次不请自来,熟门熟路的将帐帘掩好,在外面晃久了猛然一进温暖帐营才觉得浑身冰拔凉。他抬手压了压领口,右手蜷在袖中,挥臂时能隐约窥见他曲起的冻的发红的手指。他快步上前坐在了英布身侧,左臂撑着案面举在英布面前,点点滴滴甩了英布一胳膊雪水。
英布看了他一眼,季布嘴角微勾笑的人畜无害,眼睫上雪化为冰,帐内温热又烘成水珠点上睫羽,沿着他形状温和的眼慢慢攀下。季布的眼睛生的很好看,尤其是那对瞳子,琥珀色中闪着莫名的一些什么,而且眼中还带着些许期盼意味的时候。
英布开始不耐烦起来,咂了咂嘴一把扯过季布举在自己面前湿漉漉的冰凉的手,倒腾了一下姿势把季布的手夹在小臂之间,凉的一瞬清明,却又抵不过睡意,歪过头就接着睡下了。
季布眸色深深望向英布颈后。英布身上的单衣领口抵着桌子叫他压着自身重量拉开些许,伏身时背脊弯出的弧度叫他不由得联想起自己养的那只黑白斑纹的猫蜷在阳光下酣睡的样子。季布将身子后仰了些,又打量了一下英布凶悍的眉眼,忍不住为自己的联想低低闷笑一声,惹来浅眠的英布皱眉更加不悦的表情。
还是豹子比较适合他啊。
季布收回思绪,将右手放到了英布颈后悬空着的一段距离,他的手握着的什么东西终于显露出来——是一块雪团,准确的来说,在季布的遮掩下,已经变成了湿漉漉吞着暖光的冰球。
季布又把手凑近了些,冰球周遭融化从指间渗出的水轻轻敲在英布后颈上,他看着英布凉的缩了缩脖子,臂上肌肉绷起,似乎要醒。季布也不慌不忙,冰凉的手指勾着英布的领子,把冰球塞到了衣领里。看着英布猛然抬起头,面上还带着被惊醒的怔愣神色,季布借势把被英布捂的温热的左手抽了出来,眉眼弯弯愉快的笑了出声,站起身在英布凉的不知所以的目送下快步走出帐外。
没走出几步他就得到了英布的反馈。“妈的季布!”

评论(19)

热度(92)